发夹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发夹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产业观察大豆补贴不落地农民卖粮困难华西棘豆

发布时间:2020-10-19 03:36:48 阅读: 来源:发夹厂家

产业观察:大豆补贴不落地农民卖粮困难

2014年初,我国开始启动东北和内蒙古大豆、新疆棉花目标价格补贴试点,这意味着,自2008年以来的大豆临储政策将终结。目标价补贴的方式是,当大豆市场价格低于目标价格时,国家对农民给予差价补贴;当市场价格高于目标价格时,国家不发放补贴。这个政策的目的,是希望既保证农民利益,也缓解国内国际大豆价格倒挂,给加工企业带来的高成本问题。那么,大豆目标价实施的效果到底如何呢?记者赶往素有“大豆之乡”称号的黑龙江省克山县进行了调查。

大豆行情低迷种植户感受寒意 经销商直言不好过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一向在种地上顺风顺水的张财没想到,今年的大豆市场行情这么低迷,着实给他泼了一盆冷水。现在是手中有粮,心里也慌,卖不掉的一粒粒大豆,成了压在他身上的一块块石头。三年前,张财一家开始在距离克山县400公里的加格达奇包地种田,其中大豆种了55垧825亩。今年10月份收获之后,16多万斤大豆一直没找到买家。眼看着银行还贷期限一天天近了,被逼无奈的张财,只好从加格达奇回到老家克山另寻出路。

张财:这边价格比较看着还行一点。我说不行我就拉回来,拉回来卖掉。虽然克山的价格比加格达奇好一些,每斤有2块零2分,但要加上运费,却未必合算。

张财:得一毛五分钱的费用。

记者:就是从那拉到这儿?

张财:从加格达奇拉到咱们家这块,得一毛五分钱的费用。

记者:一斤?

张财:一斤。

大豆价格本来就低,再加上物流成本,400公里外的大豆根本没有贸易商愿意问津。为了包地从银行贷款的20万也早已过了还贷期。粮卖不掉,就没有钱还贷款。想到这些,张财有些着急。

张财:贷款得还,不还,你到时候下一年给你打入黑名单,咱们又贷不了款了。贷不了款你下一年想办点啥事办不了,没钱办不了。咱们现在就是啥呢,就是不管咋的,我寻思先给粮卖了,先把贷款还上。

张财:银行来电话了,可以接是吧?

话没说完,银行催还贷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张财:哎,我这两天有点事呀,不是不接(电话)。我正准备上你们那儿去呢,这两天不是正商量往回拉粮呢,正准备去,跟主任商量商量,咱们几号之前必须得交上,给这个钱交上?我现在过去啊?我现在过去也行。

挂断电话,心里七上八下的老张,急忙赶到了他贷款的农村信用社。

张财:我寻思跟你们商量一下子,就是咱们在十天之内把粮拉回来指定能还上,能还上吧再容我几天,容我几个天呢,别给我打入黑名单之内,咱将来办不了事了。

农村信用社工作人员:你这个情况吧,我们也上你那去过,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你当时打粮的时候我们也看着的。

张财:对。你也看着粮了。现在还不上款,我心里都不得劲。

包地三年,年年贷款,却第一次出现超期还不上贷款的情况,张财有些不好意思。

张财:今天早上我又往那边挂电话了,价格就是,天天挂电话问这个价格。天天掉,天天掉,就没人收了,没人要了。

张财正向信用社工作人员解释晚还贷款的原因

农村信用社工作人员:这个情况吧就是也不是你一份这样,很多份,咱们这个山里沟得有,就咱们贷款的得有二十多份。再一个考虑一下贷款预期,咱能不能调整一下,按实际调整。

张财:就这样我对你们都感谢。咱说咋的,只要有困难的时候,你们也确实知道咱们是干正事的人。确实有困难找到你们头上,就给办了,给它办利索的。

农村信用社工作人员:一点劲儿不费是吧。

张财:一点劲都不费,根本都不费劲,连颗烟都不抽就给贷款都给办了,办利索的。

农村信用社工作人员:这回还的有点费劲了。

张财:这回还整得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了解到张财的难处,信用社的工作人员最后同意等老张卖掉大豆之后尽快还上贷款。回到家。张财之前一直联系的贸易商高继祥也来找他。说准备拉大豆。可是运费每斤要1毛多。张财又犹豫了。他决定再打电话问问别人的收购价、撞撞运气。

张财:像我库在加格达奇能卖到多少钱啊?

贸易商:(两块到不了)

张财:到不了啊

张财告诉记者,如果一斤大豆价格卖不到两块钱,那他基本就赚不到钱,他给记者算了笔账。

张财:承包(一垧地)租金3000,话费钱900,籽种钱600,农药钱200,柴油钱600,人工钱得1000,总共(一垧地)投入下来得6300多块钱,能卖到6600块钱。2块钱一斤能持平,能够开支,没啥赚头了,低于两块钱就是赔了。

张财给记者算了笔账

张财算来算去,16万斤大豆从加格达奇运到克山,一斤大豆最多也就能卖两块钱,除了本钱,今年种的55垧黄豆最多只能赚一万多块钱。就在去年,他的大豆还以2块钱3毛钱的价格直接卖到了粮库,可今年粮库不收,而市场行情又如此低迷,这让早已习惯大豆收储政策的张财有些不知所措。他从电视上知道,今年国家实行目标价新政策,今年的目标价是2块4,如果市场价格低于这个价格,国家就会把差价补给农民,但张财仍然很担忧。

张财:听说是有,也不知道是怎么个补,什么时候能下来。补上吧,老百姓也有一个啥意思呢,国家真正给补,补到种地的人身上,对于种地这个积极性还能提高一点,你要补到地主的身上,比如说我包的你的地,我包在你的身上了,我捞不着,得不着效益,那我还是挣不了。

记者:担心这个钱现在补不到你们手里?

张财:担心补不到。

大豆补贴究竟怎么补,什么时候补,补给谁?张财摸不着头脑。可他告诉记者,如果真的能补贴到他个人,无论多少,都是好消息。

张财:你看这些要是按咱们3300斤的计算,3300斤,要是能给补到2毛,就是660块钱,一晌地就是660块钱,咱们种这50亩地的黄豆,还得接近4万来块钱。是不是。

记者:对。

张财:比打工省点心,少挣点,遭点罪,反正就是这种情况。要是补贴拿不到,咱们就不能回来本,种地你也种不了,明显不明显,你就不能种了,你再种,这一年不挣钱,还能种啥呢,根本就不能种了。

在这个冬天,大豆市场的低迷,不仅让种植户感受到了丝丝寒意,也让贸易商如履薄冰。

黑龙江省克山县贸大豆易商高继祥:市场萧条,价格低,老百姓不愿意卖,那边价格低,这边价格稍微高一点还接受不了,主要就这种情况。萧条,非常萧条。

这天,贸易商高继祥好不容易才卖出去一车50吨大豆。这是他十多天来做成的唯一一单生意。

高继祥:平常是天天装车,每天都在装,一天至少卖100吨,现在10天,10天、8天卖50吨,卖一个皮。

这50吨卖到江苏扬州的大豆塔粮价格是两块一毛五,高继祥告诉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他以两块零二分的价格收的毛粮,除去加工成本,最后出来的一袋100斤的大豆他只能赚9毛钱,而就在去年,同样一袋大豆他能赚到近5块钱。

高继祥:现在中间商这个收的积极性也不高了,再一个像中间商像我们这个手里也没钱。就是说你自己周转资金是有数的,你再压点陈粮。完了你就是说他那头再不先打款。

即便不不赚钱,客户有需求,生意还得做。为了选购到价格合适的大豆,高继祥每天都会下乡。这天,他准备到西建乡一个种豆大户家里去看看。

高继祥:我那个来看看你那黄豆,你那黄豆不还卖吗?

黑龙江省克山县种粮大户宫福军:卖,你说咋整,现在等着用钱。

高继祥:那个多少钱卖你打算?

宫福军:价太低了,两块零二。

高继祥:行。要这价卖我就派车了。

宫福军:我不卖不行了,这等着钱换苞米什么的呢。

高继祥:行。那我一会儿到你那儿了。

宫福军:好。

高继祥:他自己都知道价。

宫福军:他说多少钱?

高继祥:两块零二分。

记者:两块零二。

高继祥:两块零二分是头两天价,这两天价格还得掉。他那边有收的。就这价收呢现在。毛粮,指的是毛粮。

高继祥:你这准备卖多少啊?

宫福军:都卖了吧,现在等着急着花呢,种子化肥的都没给人钱,到12月末,人都得追了

高继祥:你这粮筛(成本)一毛二都挡不住,你知道现在收购价多少钱吗?两块零二分你这粮都不值啊!哎呀,拉了吧,挣不着钱给你卖了吧

宫福军是高继祥的老客户了,虽然口口声声说着不挣钱,高继祥最后还是决定把眼前这3700亩大豆以两块零二分的价格全部收走。3700亩大豆,一亩地成本就要500多,细细算下来,今年亩产产量没超过270斤的宫福军不仅不赚钱,最后反而赔进去近20万。

宫福军:跟去年比那更那什么了,是不是,跟去年比能,要国家给补贴还能差点,不给补贴那还不如去年呢。

记者:那这个关于这个补贴这方面你知道多少?

宫福军:补贴这块吧我就知道听,这帮人看电视啥的,了解说国家给补贴,说补到两块四,补到两块四,大豆别卖别卖的。我们也听不着准信,也不知道到底补多少,是不补,找谁怎么卖法,或者是卖黄豆补,还是往地上补,我们就没有卖的经历,就说不卖,等两天看看,就等到这一阵呢到12月份了,现在也没有人收粮了,现在这粮一掉价,收粮的都没有。

记者在克山县采访的过程中发现,像宫福军一样因为急需用钱卖出大豆的人只占少数,绝大多数农户没有选择随行就市参与大豆市场交易,就是源于他们并不了解大豆目标价改革这一政策机制。

农户1:粮食卖完以后,你没有一个正规单位收,你到时候卖给谁,是不是有个指定的也行。但是你卖完了,人家国家承不承认你卖给咱们,你也没有什么手续,要不所以说咱现在不敢随便乱卖呢。

记者:你知道国家有个补贴吗?

农户2:这个光电视播也没有看见。

记者:你知道这个国家的补贴吗?

农户3:知道一点点。

记者:知道什么你跟我说说。

农户3:就是村里来人,调查一下土地面积

记者:你知道政府有补贴吗?卖大豆?

农户4:有吗?

记者:你没看电视吗?你应该看电视。

农户4:看电视光说了,也没。

记者:没实施呢。

很多种植户都表示自己并不清楚大豆目标价改革的内容

采访中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了解到,豆农们对大豆目标价改革这一政策的所有印象都停留在新闻媒体宣传的层面上,没有实施细则,也不见补贴。豆农们吃不透政策、心里就不拖底,选择观望、惜售自然就成了保护自己利益的唯一途径。

黑龙江省克山县农业局局长宫长山:最后我们定格在大豆面积190多万。乡镇这块大概193。那么前期我们预测大豆也就150、160万,应该差三到四十万。

在克山县农业局,局长宫长山给记者展示了一组大豆目标价改革政策出台前后的对比数据。在这份2014年2月10号统计的乡镇农作物种植计划意向调查表上,大豆的播种面积为141.34万亩;三个月后的五月初,大豆目标价格公布之后,克山县的大豆实际种植面积上升到了193.78万亩。

宫长山给记者展示了一组大豆目标价改革政策出台前后的对比数据

宫长山:国家实施大豆补贴政策,对我们一般的农户来说,他种大豆再加上外出打工的效益,家庭收入要大于他种玉米的收入。如果要是没有这个政策,那么他就要在家种玉米。

大豆种植面积在连续几年的缩减之后,恢复性增加,说明目标价格补贴政策确实在发挥稳定农民种豆积极性的作用。但截至目前为止,各试点地区既没有对外公布具体的补贴办法,也没透露政策推进情况。对于这种情况,宫长山说他们也有难处。

宫长山:我们是试探着宣传的,前期我没敢。

记者:什么叫试探宣传?

宫长山:说了大豆要2014年要实行价格补贴政策,但是没有具体手稿,大概在六七月份中央台新闻台播,国家敲定了,两块四,价格定了,两块四,这才是真的我们绝对不能拿信息当政策。

宫长山告诉我们,在黑龙江省补贴实施细节出台之前,他们不能拿一条信息当政策。所以面对百姓关于补贴的疑问,他们能做的也有限。

宫长山:都不是咱们的事,那都是国家的事。都是国家的事,人家肯定人家这项工作是有安排的,咱不知道这事。我们做的呢,就是监测点,监测点。

心里仍然七上八下,毕竟今年是大豆目标价格补贴政策实施的第一年,到底怎么补?补给谁?补多少?谁也说不清。那么目标价改革对于长期亏损的大豆下游加工企业是否是个好消息呢?1992年,我国大豆进口量为21万吨,到了2002年,进口量已经攀升至2142万吨,2013年更是达到了6500万吨。随着进口量的逐年增加,国内大豆产量已经由峰值时的1740万吨萎缩至1200万吨。这1200万吨,其中只有200万吨用于压榨,也就是说进口大豆量已经占到国内压榨市场的97%,处于完全垄断地位。那么目标价改革政策,会对这样的垄断带来怎样的影响?对于下游加工企业来说,它又意味着什么呢?

目标价改革政策让大豆下游加工企业看到希望

益海嘉里(哈尔滨)粮油食品工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孙志刚:实目标价格这个政策,对我们企业来讲,我认为从长远看,是等于原料成本和这个市场接轨,是完全走市场化的一个。长远来讲,应该是一个非常好,非常正确的方向。

孙志刚,益海嘉里哈尔滨粮油食品工业有限公司总经理。他告诉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原有的大豆收储政策导致国内外大豆价格严重倒挂。目前进口大豆价格只有每吨3300元,而国产大豆是每吨4800元。这让依靠国产大豆做原料的下游加工企业陷入深度亏损。

孙志刚:实际上,如果国家去年是它的托市政策是在两块三的话,那么我们企业的收购成本应该在两块四甚至更高,否则就是农民他不会选择卖给我,他就去选择交给国库。

统计显示,2014年上半年加工进口大豆的沿海油厂每吨大豆盈利40元左右,但加工国产大豆的企业每吨亏损500多元。受到进口大豆的冲击,黑龙江省非转基因油厂持续“开工即亏损”的境遇,今年二季度实际开工企业只有5家,约占全省的三十分之一。

龙江福粮油(工业)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宋海峰:这个生产线应该是国内非常先进的,今年根本油都不赚钱,你做完了正常一个加工环节,从大豆一直加工成包装油你还亏钱,没有人去上这个东西。

记者来到黑龙江省龙江福粮油(工业)集团有限公司的时候,企业正处于停工。

宋海峰:这几年是非常难,这几年是前所未有的难。

记者:难在哪?

宋海峰:难在收不到合理的价格的大豆,国家有这个收储政策一保护,我们收储价格特别高,我们把利润让到最低,就能满足我们开工日常的费用就行了,我们正常走板流水,想把它开下去都很难。

宋海峰告诉记者,政府原来的托底收购大豆政策,让像龙江福这样的企业根本买不到价格合理的大豆,企业的生存空间被逐渐挤压,而大豆目标价改革让他又看到了希望。

宋海峰:充满期待,觉得这个政策很好,价格终于能按照自己随行就市的价格,把这个大豆收到手,只要是这个东西说话算数,老百姓能尝到甜头,他无论卖多少钱都能达到4800的价格,只要能达到这样,老百姓肯定会愿意卖给我们。

大豆目标价改革让宋海峰又看到了希望

但眼下由于豆农惜售、观望的居多,宋海峰依然只能等待。

宋海峰:因为农民毕竟他得到消息的渠道还是差一些,等他们再理解,再有信心把它送过来,也需要一个很长的一个过程。所以现在农民就是还没有人愿意走这个路,但是我相信过一段时间会有很多人愿意以一个合理的价格把豆卖到我们厂。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程国强[微博]:目标价格补贴要解决的核心问题,首先就是要纠正市场扭曲问题。

程国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他从2010年就开始对包括最低收购价、临储政策在内的一系列托市政策进行跟踪调研。他发现,近五六年来,每年最低收购价、临储价的提价幅度都在6%-10%,农民对市场的预期由政策主导,这也给国内市场带来巨大的压力。

程国强:一方面农民期待有更高的价格,期待政府涨价,而贸易商是知道政府要托市收购,因此都不敢收购,那么最后导致整个市场就是由政府托市价来决定,直接带来的后果就是整个粮食价格形成的机制政策化,由政策来决定。那么国库里的粮食应该说每年都有增加,到最近几年,基本都装满了,如果再按这个政策来实施的话,没有库可再装粮食了。

以黑龙江省克山县为例,截至日前,克山粮库库存大豆还剩17.6万吨,其中2012年6万多吨,2013年10万多吨。在程国强看来,大豆的目标价格补贴正好能够解决这些问题,把大豆价格还给市场。大豆目标价补贴实施的最大难度在于如何精准补贴大豆种植者。

程国强:那么究竟是按这个面积补,按产量补,还是按销售量补,那么我们觉得这里面实际上有一个考量,如果是说我们这个补贴方式,它又会形成市场扭曲的话,那么我们在市场过程中要避开。

专家认为大豆目标价补贴实施的最大难度在于如何精准补贴大豆种植者

针对现在豆农惜售、贸易商压价等情况,程国强告诉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价格形成的初期,这些现象都是正常的。

程国强:在价格形成的初期,可能各个市场主体有一个很剧烈的博弈。惜售是很正常的,那么我作为收购主体,比如说我是加工企业,或者是我是贸易商,我宁愿把这个价格压得最低再出手,因为相当于做股票,我建最低的仓位,那将来我只要吐出去的话,我卖出去就能够挣到更多的钱,所以这是不可避免的。

作为一个新的政策形态,大豆目标价格在操作上相对之前的托市收购要复杂的多。程国强认为在政策设计上必须要遵循谁种补谁、多种多补,不种不补的原则。

程国强:目标价补贴我认为一定要成功,因为到我们包括玉米、包括其他大宗产品得政策改革的问题,所以我们是希望各个地方要高度重视大豆的目标价格补贴试点,一定要探索出一个既操作简便,同时又有针对性,又有精准性的好办法,还具有可操作性,这样能使这个政策落地,能够让农民得到好处,同时也让我们把这个价格形成的机制还给市场,因此我们希望,大豆的目标价格只准成功不准失败。

半小时观察:目标价改革要靠实施细则落地

看到这里,我想许多人都会有一种既满怀期望又感到茫然的复杂心境。种大豆的张财还在为那笔还没还上的到期贷款着急,又担心目标价补贴补不到自己;加工大豆的企业由于农民的观望惜售,只能停工等待,忍受煎熬。这其中的核心症结,说到底还是政策的实施细则不明确引起的。国家此次出台的大豆目标价格政策,让大豆价格由市场决定,理顺了购销机制,一方面保证了农民的利益,另一方面大豆加工企业可以按市场价格获得豆源,降低了生产成本。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对整个产业来说都是利好。但是,在市场完全放开后,大豆怎么卖、卖给谁、卖什么价格,农民怎么补?补多少?补给谁?什么时候补?等等,这些问题都在困扰着这个产业链上的每一个人。要想让政策落到实处,要让政策的效果得到验证,需要有关方面尽快制定出符合市场实际的实施细则。

温州哪家皮肤科医院治疗皮炎最好

治疗白癜风的专科医院

治疗白癜风正规医院哪家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