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夹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发夹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每月千元住北三环北京明光村聚集上万流动人口

发布时间:2020-03-20 10:06:13 阅读: 来源:发夹厂家

明光村里一房难求

形成聚集上万流动人口的“小县城”

“疏解非首都功能,关了6000多人的大市场,可明光村这个城中村还是一天到晚乱哄哄的,人一点没见少”,有市民向本版读者邮箱bwchengshi@抱怨,紧挨北三环的海淀区明光村棚户区已经成了一个聚集上万流动人口的“小县城”,餐馆、浴室、诊所一应俱全,从四五层的违建小楼到几平方米的简易平房,出租房遍地都是,到处是垃圾堆、臭水坑。记者调查发现,明光寺农副产品批发市场关停撤市并没有影响村里的租房生意,在这里仍然是一房难求。按一位房东的话,这里“位置黄金,价格便宜,想不让人来住都难”。

隐形村像迷宫

20分钟没能绕出来

虽然北三环的金五星百货批发市场早已赫赫有名,但紧挨其东侧的明光村却很少为人所熟知,甚至可以称得上是一个隐形村,如果不是村内人士,几乎找不到出入口。记者从地铁13号线大钟寺站下车后向东来到明光西路,这条仅十余米宽的马路上,一侧是地铁13号线的轨道,一侧是金五星百货市场、好家居建材市场及诸多零散的建材商铺,路边商贩们的占道经营随处可见,各种刚制成的窗框、护栏摆在路边。

“听说这里能租房,怎么看不到房子啊?”记者问一位路边商贩,商贩随手指向不远处的一处小楼说,“从那个楼旁的小口进去全是出租房,楼房、平房都有,不过现在要想找个合适的房子也不容易,里面已经住了小一万人,基本满了。”

这座被建材市场和零散商铺夹在中间的四层小楼看上去有些破旧,整个楼房表面几乎被广告牌、晾晒的衣物和各种杂物包裹得严严实实。住在一层的房东是明光村本地的一位老居民,他告诉记者,这栋加盖的楼房一共有近百个房间,便宜的六七百块钱,最贵的户型十多平方米,带厨房能洗澡,每月一千三四,“现在所有的房子都租出去了,要想租房得等等。”

绕到楼房背面,穿过一个狭窄通道,里面聚集着各式各样的出租房,三四层的小楼一座挨着一座,中间还夹杂着许多平房,小饭馆、水果摊、药店、诊所、浴池、理发店也一应俱全。窗户边和房顶上,随意晾晒着租户的被褥、内衣。半空中,各种线缆左右穿拉、错落繁杂。地面上,垃圾堆、臭水坑随处可见。所有房屋都是由七拐八拐的狭窄通道串联起来,俨然一座迷宫,记者在里面绕了20多分钟,竟然没能走出这片出租房,最终还是在多位住户的指点下,才找到了接通金五星市场后门的出口。

“北三环附近

再也找不到第二个这样的地方”

这片从外围找不到的隐形区域西侧被金五星等批发市场所包围,北靠明光北里,南临学院南路,东面大部分是居民楼。“这么中心的位置,一个月房租花一千上下,北三环附近,再也找不到第二个这样的地方了”,一位操着老北京话的房东说,周围90%以上的租户都是外地来北京的商贩,有的一住就是好几年,现在都成了北京通。

林子(化名)是一位在村子入口边四层楼上住了10年的老住户,在北京做门窗护栏生意。“先是我自己一个人来北京闯,后来媳妇也从老家过来,还在这里有了儿子”,林子说,虽然一家三口住在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房子里有点挤,但为了挣钱,也习惯了。

林子家住在二层,顺着门口看出去,整个楼成回字形结构,中空部分是两棵枯树,四周包着铁栅栏,各种电线、绳子从窗户、门缝穿出乱搭在半空中。因为没有窗户,楼道里漆黑一片,仅靠几个外接的灯泡来照明。砖墙和水泥顶还是原始的样子,没有任何粉刷。狭窄的通道堆放着各种杂物,有住户经营用的建筑材料,有做饭用的煤气灶和锅具。各种电线胡乱牵拉,甚至挡住了部分房门,出入都得弯腰通过。

“房东只管收钱,卫生、安全一律不管,房子太小,我们洗漱和做饭都得在楼道里,确实脏得都没法看了”,一位打算搬走的住户皱着眉头说,要不是因为这里位置好又便宜,一般人真没法在这里待。

密度如此之高的出租房聚集区,如何保证居住安全?“你没看见吗,这里大部分房间的窗户都装了安全护栏,没人来管理安全,当然得自己小心呀。”一位正在院中晾晒衣服的住户说,“这里几乎都是外地人,今天你来,明天我往,流动性很大。”

一位房东告诉记者,来这里租房要看好自己的东西,如果丢失概不负责。

“位置黄金,

价格便宜,

想不让人住都难”

一直以来,由于聚集金五星等多个大型市场,大钟寺明光村地区的环境秩序问题突出。去年10月,位于学院南路四道口的明光寺农副产品批发市场用了43天完成关停撤市,标志着明光村环境整治拉开了大幕。在关停之前,这个已经经营18年的市场有固定摊位1005个,临时摊位500余个,外来从业人员6000余人。

虽然容纳6000多从业人员的农贸市场已关停撤市,但市场背后的出租房聚集区仍然“一房难求”。“这里不光住着旁边几个市场的商贩,也有在周围工作的外地人”,一位房东说,靠关一两个市场没啥用,有人搬走,很快还会有人住进来,多年来这里已经固定形成了一个外来人口聚集区,“位置黄金,价格便宜,想不让人来住都难”。

本报记者兰洁

文并摄J235

液压万能试验机供应商直销价格

济南人造板试验机供应商采购价格

洛氏硬度计调试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