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夹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发夹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美国社交网络陷入炒作怪圈热捧与贬损相随

发布时间:2020-02-11 04:11:52 阅读: 来源:发夹厂家

北京时间4月20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美国知名科技博客TechCrunch撰稿人,前记者莎拉-莱西(Sarah Lacy)周日撰文称,美国市场研究公司Gartner提出的“炒作周期(hype cycle)”被认为是硅谷新兴科技企业发展的必经之路。

在这一周期内,舆论会对科技企业的发展起到很大的影响,虽然最优秀和最拙劣的企业最终的命运都不会因此改变,但是这对于创业企业而言,却是弊大于利,期间的许多论调甚至十分荒谬。莱西还呼吁传媒界人士摒弃这种氛围,以事实为依据,对企业的状况进行报道。

炒作周期

众所周知,硅谷孕育创业公司的方法与众不同。但这其中也并非总是充满了乐观。而且,硅谷最具破坏性的铁律之一就是所谓的“炒作周期”。而就在美国著名脱口秀节目主持人奥普拉本周加盟Twitter后,部分博客却认为,Twitter“完蛋了”,这种炒作已经达到了荒唐的地步,甚至完全失去控制。

相信大多数人都看过Gartner的“炒作周期”曲线,如果没有,就请看一下文章附图。下面,让我们用语言来描述一下这一规律。一家公司诞生之初默默无闻,随后它获得了巨大的增长并引发广泛讨论。突然之间,它被誉为“救世主”。

然后,负面消息接踵而至:创始人离职,公司进入下降通道,不仅增长放缓,甚至无力满足用户的需求。随后的事情虽然未必会发生,但是负面消息的余波将会立刻显现。

这家公司将备受煎熬。不过,再过几年,如果这家公司足够优秀,它还会再度迎来增长。不久后,它终于得到了真正的认可。当然,在整个过程中所谓的“专家”会认为,这家公司一直都被人们所认可。

最好的例子便是谷歌。谷歌成立之初便饱受赞扬,但随后却因为未能凭借横幅广告盈利而备受责难。但不久后,谷歌的IPO就再度为其赢得了认可,其股价也飙升至700美元以上。

报复心理

不过,“炒作周期”并不只适用于公司,它同样也可以用来描述技术的发展趋势,比如社交网络、比如RFID,再比如互联网本身,它甚至可以用来描述人。网景公司创始人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就是一例。

它曾一度被媒体神话,但当他创立的第二家公司Loudcloud被危机打乱阵脚时,却遭到了舆论的大肆贬损。

尽管这家名为Opsware的公司最终被惠普以16亿美元的高价收购,但至今为止,仍然被部分硅谷人士认为是一种“失败”。

人们不仅对Opsware大加诟病,甚至开始诋毁网景和安德森本人,他们说,安德森夸大了自己对于Mosaic(网景浏览器的前身)的贡献。不过,安德森并未理会这些,只是埋头工作。

如今,他被认为是Web 2.0运动中最为重要的引导者和天使投资家。他所投资的两家公司的市值均会超过10亿美元,而且,拥有这种业绩的,也只有安德森一人而已。

要让否定自己的人闭嘴甚至窘迫,最好的办法当然就是一边数钱,一边告诉他们“我以前告诉过你”。这是一种报复。但是创业公司却需要一段时间才能了解自己的最终命运,当然,这些公司既有可能破产,也有可能实施IPO。

忘记这种冷酷吧,硅谷的这种“报复”只不过是一盘镶着金边却被苍蝇环绕的菜肴。

“炒作周期”还反映了人性。新技术令我们振奋,我们会高估它1年内的成就,却会低估它10年内的成就。这并不见得一无是处:被低估会使得巨头们放松警惕,而创业公司恰好可以借此超越这些巨头。

多起案例

但是博客圈却对于这种炒作异常热衷。最著名的案例就是Cuil。这款搜索引擎刚刚发布,就被许多人称作是“谷歌杀手”,但这种声势很快便偃旗息鼓,人们转眼之间便又开始对其大肆贬损。

而Web 2.0领域的诸多巨头也都有着类似的遭遇,只是没有Cuil那么夸张罢了。不仅MySpace和Facebook如此,就连仅仅3岁的Twitter也属此类。

当Facebook发布平台的时候,整个舆论界一致认为,MySpace已经成为过去,Facebook才是真正的王者。的确,Facebook即将在美国市场超越MySpace,但是多方证据表明,MySpace比Facebook更能赚钱,参与度也更高,而且它依然是最大的网站之一。这些都应当成为重要的衡量因素。

上个月,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了Facebook身上,甚至更为荒谬。不过,Facebook仍在增长,其活跃用户数甚至超越了2亿人,还有报道称,其实际数字甚至已经超过2.5亿人。

另有报道表示,Facebook的年收入已经接近5亿美元。别忘了,我们现在正在经历经济衰退。这样的业绩怎么能算失败呢?

Facebook与Twitter

由于Facebook最近的一些所谓“失败”,有些人便开始抨击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让它下台。而这些人不仅从没运营过一家公司,甚至压根儿就没见过扎克伯格。

我更愿意赞同一位创办过公司且见过扎克伯格的人的意见。雷德-霍夫曼(Reid Hoffman)不仅是社交网络LinkedIn首席执行官(CEO),而且还是Web 2.0领域最为成功的投资者之一。

几周前,霍夫曼曾说过:“归根结底,我们还是要根据一家公司的状况来判断它的CEO,而Facebook的现状就非常棒。”他还表示:“我认为当马克面对批评时,应当这样说:‘看看Facebook吧。我做得不错。’”霍夫曼喜欢Facebook的新界面吗?不太喜欢。

但是他补充道:“勇于实践是件好事;有梦想也是件好事。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改版不好,但是马克或许可以从中学到些什么,并且当他顺着这个方向继续走下去的时候,将会迈出更有趣的一步。”

说的太好了。创办公司非常难。没有人能够做对所有的事情。博客作者们却总是喜欢翻来覆去地拿一个错误说事。这就好比一个臃肿的家伙坐在看台上斥责一位棒球明星没有每一棒都打出本垒打一样。

的确,Facebook的估值在降低。但是150亿美元的估值从一开始就是不现实的。而且,传统的风险投资家也从未根据这一估值进行投资。提出这一估值的只是微软这样希望从这家炙手可热的公司身上获得一定股份,而且不计成本的企业。

但是Facebook能否值10亿美元或更多呢?绝对能。即使是以合理的倍数乘以其收入,也足以使Facebook达到10亿美元的估值。

如今,博客们又开始发表荒谬论调,网络营销公司TippingPoint Labs首席战略官安德鲁-戴维斯(Andrew Davis)就曾撰文称,“Twitter完了”。可我却认为,Twitter才刚刚步入主流。Twitter与Cuil是两码事。Cuil的迅速幻灭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人们夸大了它的能力。

而Twitter已经创立了几年,而且正在成几何级数增长,它虽然获得了不错的投资,但是仍然非常保守,员工也只有30几个人而已。

还原真相

其实,我们多多少少都在做着类似的事情。我们都热爱技术,而读者和编辑们都极其渴望得到有关这些技术的新闻。因此,记者和博客的工作就是为人们提供这些资讯。而不是想方设法骗取高质量的链接,提高流量,甚至撰写一个吸引人的标题,但内文却根本无法支撑自己的论点。

早期的用户对渐入主流的服务感到厌烦,这无可厚非。但我们不应当在这家公司取得成就时,就因为厌烦而停止对他的报道,甚至大肆贬损。

事实上,伟大的创业公司最终还是能够在“炒作周期”中得以幸存,而拙劣的企业最终仍将失败,只是会将一些似是而非的企业卷入其中。我们或许可以这样认为,如果不是媒体为某家企业大肆报道,它或许不会走那么远。从这一点上将,“炒作周期”似乎并没有什么害处。

但是它是否带来什么帮助呢?要知道,我们都认为博客和记者给人们带来的是真相和事实。但“炒作周期”中却没有任何真相:没有一家公司是“救世主”,更不会有哪家公司仅仅因为媒体对这一题材厌倦从此而一蹶不振。

深圳工商税务办理

工作签证续签

中山工商税务咨询

广州代理记账委托

相关阅读